客服热线:
400-661-1313
  • 亿升财富 财富易升
行业新闻标题

挑战极限 最奢侈且烧钱的运动

作者:彩合网-彩合网官网-彩合网app-彩合网下载    发布时间:2019-12-25 12:51:38    来源:彩合网-彩合网官网-彩合网app-彩合网下载    浏览:44

  “消费升级”是推动本轮中国大牛市的关键词之一,对中国的富裕阶层而言,这一轨迹同样明显。高尔夫已经从高级选修课降格为精英阶层的必修课,赛车、马球、帆船等更为贵族、更挑战身心极限也更烧钱的运动成为精英们的新宠。

  对观众而言,帆船赛是超级富豪们的金钱游戏,对玩家而言,却是把欲望归零,回到基本需求的刺激,而对幕后推动者来说,这就是一桩力求完美的生意。

  大海的宽阔无垠、神秘莫测,对喜欢探索与挑战的男人,是一种致命的诱惑,而帆船,则是男人与大海的一场炫目约会。

  世界上最大的游艇制造商说,有了游艇之后,区分亿万富翁与千万富翁,变得如此简单,而有了帆船,区分是否有品位、胆识和个性的亿万富翁也得简单起来。帆船运动需要财富、胆识、闲情、智慧、探索,而这正是对男人的完美注脚,是他们的另一个舞台。

  他们是富豪,但他们不是一般的富豪,他们和帆船的结缘,为他们的财富贴上个性化的标签。他们因此与众不同,因此独具魅力。

  2007年,一场“中国杯”帆船赛,让帆船运动这一富豪圈中的小众游戏,在中国上演了一场大型的体育时尚秀。

  10月19日至21日,在深圳的大亚湾海域,来自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一百多个帆船队云集,这个中国历史上首次举办的大型高端帆船赛事,吸引了巴西Capim Canela队、美国队、澳大利亚Swish队、阿联酋迪拜07队等诸多名队参赛,不过更让人瞩目的,是组队参加的中国富豪们。

  香港钢铁大王、华人航海家庞辉,孤帆环球航行的航海家翁以煊,组建“中国之队”的信中利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汪潮涌,深圳雅图科技有限公司CEO谢敬,厦门顽石俱乐部的魏军,深圳易讯网络有限公司董事长罗昭行……

  这些参赛的“玩家们”,成了这场大型赛事的热点人物,风光甚至超过了大连海军舰艇学院的官兵、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迪拜王子谢赫。

  从做生物工程,到500WAN彩票网,再到中国杯帆船赛的投资者。罗昭行是一个帆船玩家,更是一个跳跃性极大的商业操盘手。

  2005年,他玩帆船上瘾,突发奇想,把定购的“骑士”号开回中国,从法国拉罗谢尔港口起始,用时181天,穿越3大洲7个海区,航程1.1万海里,这个没有远航经验,非专业的选手,冒险成就了“纵横四海”的奇迹。

  2007年,他玩的是“中国杯”,玩的是从未涉足的竞技体育,他的设想是将竞技体育娱乐化,搭建一个庞大的商业平台:首次举办的“中国杯”,一百多艘帆船、一千多名队员,从规模上一步就超越有二十多年历史的“泰王杯”,结束了中国缺乏大型高端帆船赛事、从未举办过国际帆船大赛的历史。

  谈起帆船,他并不觉得是“富豪们的金钱游戏”,在他的体验中,在大海上生死未卜的航行,其实是把欲望归零,回到基本需求的刺激,“活着回到陆地上,享受一盘新鲜的青菜,是最大的渴望”。

  这次的中国杯,在他的眼里“就只是一桩生意”,不过“不仅要自己玩,还要让大家一起来玩。”

  帆船毫无疑问是一项“烧钱的运动”,以目前的美洲杯而言,一支参赛队整个赛季的开支,超过人民币1亿元,美洲杯帆船赛因而与奥运会、世界杯足球赛和F1赛车一道,被誉为“世界范围内影响最大的四大传统体育赛事”,成为当今世界最吸引全球富豪、王公贵族和企业CEO参与的贵族运动,当然,这个顶级赛事也是世界上赞助金额最高的比赛,是众多奢侈品牌最青睐的对象。

  罗昭行想打造的是“中国杯”,今年,他投入4000多万元,收支相抵后,亏损约1000万元。老罗对这一数字十分满意,未来的中国杯,其商业价值有多大,4亿,还是40亿?这是一个可以发挥足够想象力的数字。

  63岁的庞辉,曾担任香港皇家游艇会会长,是香港甚至整个亚洲帆船界的代表人物之一,在中国杯帆船赛揭幕战“香港—深圳拉力赛”中,他的“自立号”一马当先,夺得开门红,赛后的记者会上,他说:“按中国人的传统观念,小孩子不能做危险的活动,而冒险精神是年轻人开拓事业必须具备的素质。帆船运动虽然有一定危险,但通过种种措施,完全可以预防危险。此外,帆船也并不是富人的运动,只要愿意,任何人都可以加入其中。”

  谢敬是深圳雅图科技的CEO,也是最早购买中国杯采购回来的博纳多First40.7帆船的船主之一。

  “有了帆船,生活方式也会发生变化,周末可以让客户体验更健康新鲜的文化和生活方式,人的心境也自然不一样。”不过让谢敬没想到的是,帆船让他的商业也有了意想不到的收获,媒体访问和采访突然增多,雅图的品牌渐渐为外界所知。而在业内,他也因拥有一艘帆船而成为知名人士。

  “未来公司的产品大规模进军国际市场的时候,我不但会参加中国杯,还会参加泰王杯、美洲杯,将雅图打造成为一个国际品牌,”谢敬说。

  人称“船长”的魏军,是厦门顽石航海俱乐部的灵魂人物,他以专业的帆船经验和一度拥有6条私人帆船而闻名圈内。八年的玩帆船经历,极度热爱户外运动,被朋友说成:“不是在去海的路上,就是在去山的路上。”

  魏军拥有自己的帆船厂,担任董事长,经营着买卖帆船、独木舟、快艇等各种水上运动装备的业务。

  “在国外,帆船经历了一个从皇家到有钱人到中产阶层的过程,最贵的帆船,比如为英国女王造的皇家帆船要8亿美元,再下来几百万、几十万美元的都有。其实我们一般人购一条J24—世界上最受欢迎的帆船型号,也不过几十万元人民币。中国帆船这么少,不是消费能力的问题,而是没有这个海上运动的概念。这项运动非常健康和环保,需要推广和普及。”

  2005年,信中利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汪潮涌,与一家法国体育管理公司组建合资实体“中国之队”,参加第32届“美洲杯”帆船赛。投资数千万元, 让中国人首次出现在这一顶尖赛事上,因这一举动,汪潮涌被称为“最敢玩的富人”。

  在他的眼里,“一个国家参与航海、帆船运动的启动点,或者经济上的临界点,是人均GDP超过6000美元。澳大利亚、新西兰都是这么起来的。新西兰400万人口,100万艘帆船,就像家用轿车一样普及。中国拥有漫长的海岸线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国土,水上运动空间很大。深圳人均GDP已达6600美元,所以深圳的游艇会是全国最具规模的,会员最多,船最多。”

  现为深圳市得润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的邱建民,2004年初识帆船便为这项运动所吸引,其后帆船运动便成为他固定的休闲娱乐方式。2005年,他也参加了骑士号“纵横四海”的活动。

  2006年12月,邱建民作为候补船员参加了“泰王杯” 。“泰王杯”是中国大陆队伍首次参加的较高级别的帆船赛,也是亚洲最高级别的帆船赛。这次,以邱建民为船长的“蜂鸟号”,在中国杯帆船赛中,也成为了一支劲旅。

  玩海的人,每每听别人提到海,总是很开心的。“在海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单纯,回首纵横四海‘骑士’号横渡南中国海那会儿,我永远都忘不了,那天,我趴在甲板的垃圾桶上吐得黄胆都快出来了,小张和吹水轻轻地拍着我的背,问我感觉怎样,那一刻,我的心里真的是很感动。”

  久未露面的“中国银幕第一硬汉”邵兵,重新回归老本行—水上运动,成为了首届“中国杯”帆船赛的一名特约选手。这位曾经的皮划艇运动员,不仅身体力行,为“中国杯”摇旗呐喊,演唱主题曲《奇妙旅程》,还正式重操旧业,当起了嘉宾选手,“中国杯”中,购置了一艘中国杯帆船赛统一组别赛船博纳多FIRST40.7,并命名“星光号”,以第十八人的身份参赛。

  在主持人问起他对帆船的感觉时,他说:“帆船对于男人,就是女人,踩在船板上,它就是你的女人。”

  中国大陆玩马球的人不超过十个手指加十个脚趾,不过皇家礼炮王者杯马球赛的举办还是颇具象征意味地宣告这项贵族运动正式登陆中国。

  英国传记作家Patrick Thompson曾经认为,马球对于丘吉尔就如同他生命中的天使。丘吉尔年轻时在给母亲的信中提到:“这是世界上最棒的运动,任何一个像我一样有野心的人都不应停止去玩好它。”丘吉尔把这个运动习惯保留了下来,哪怕在下议院的时候也保持了每周打两次的习惯,因为他认为,这项运动能给他带来持续不断的心理锻炼。当然,我们必须理解,邱吉尔喜欢马球来自于他从军的经历,而这项运动也的确是通过军队带到世界各地的。那时,军官普遍认为马球可以帮助军人锻炼技能和品格。

  由于这项运动被带到世界各地,加之参与者都掌握军权,且后来都进入了议会,于是不难理解丘吉尔称这项运动为“皇帝的运动”的缘由。今日中国的马球运动源于何人有很多种说法,但现任约旦大使安马尔应该在其中起到了很强的推动作用,多数正在打球的中国人都受过安马尔的指导。安马尔说,我们约旦没有水,所以我们只有两个马球俱乐部;泰国的情况更加有趣,只有十个人打马球,但是他们有四个马球俱乐部。这次参加皇家礼炮王者杯马球赛的泰国队队员中就有其中一个马球俱乐部的拥有者,德国人。他说泰国只有十个马球会员没什么奇怪,因为泰国与英国、美国等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交流,用马球这个项目,既简单又高雅,而且遵从欧洲文化传统,这也是他们设立马球俱乐部的缘故。

  眼下在中国大陆,打马球的人不超过二十,正儿八经的马球会只有九龙山马球俱乐部一家。不过可别小看今年秋天在这里举办的中国大陆境内首次国际马球赛—皇家礼炮王者杯。说点八卦,那位FIP(国际马球联合会)现任主席Patrick Hermes是爱马仕集团的前任全球CEO,输入他的名字从谷歌中跳出来的第一件事一定是他代表爱马仕集团和摩根集团干仗的事;苏格兰皇家礼炮队队长Malcolm Borwick正是现任英国国家队21级别组的队长,第一次见到他的照片是在英国Hurlingham杂志今年春季刊上;来参观的英国籍印度人Nazir在阿根廷和英国各有一家马球俱乐部,英国诺丁山地区有他的若干房产;坐在主席台上参与解说的美国人,据说拥有私人飞机……

  再来说说国内这几位:王炬,麦肯锡上海分公司总经理,全球合作人,沃顿商学院的高材生;苏荣,国内顶级广告导演,葛优所有被人津津乐道的广告都是他的作品,诸如“三元牛奶有人缘”、“神州行,我看行”之类;林晓喆,赛智全球投资基金中国区董事总经理,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建筑学、哥伦比亚大学工商管理双硕士。他们参加本次比赛,称得上是临时抱佛脚,经过几个月的刻苦训练,他们加入了中国马球运动先行者的行列。

  为什么马球运动会在中国兴起?相信和中国日益强盛的国力不无关系,与此同时,对外交流的必要性也提到议事日程上来,因为这一运动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都肩负了对外交流的目的。此次远道而来观赛的澳大利亚黄金海岸马球俱乐部主席宜安说:“我和查尔斯王子打过很多场球,他是一位很好的马球选手,这就是他的工作。澳大利亚是英联邦国家,我们两国为了表示友好通常都会组成马球队进行比赛,这就是我作为专业马球选手参与的原委。”可是,确实很难想象参与者不是真心喜爱这项运动,而仅出于社交目的。不止一次听到人说,打马球的人只会在两种情况下停止这项运动—死亡或者破产,否则绝不可能停下来。

  现在展望马球运动在中国的辉煌前景也许还为时过早,Patrick Hermes也承认,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但他仍然很高兴看到这么优秀的比赛,也希望尽快还有机会到中国来再看马球赛。他相信越来越多的交流会帮助中国人认识到会打马球在国际社交舞台上的重要性,他也相信奥运会的到来会是中国发展马球运动的契机。又一块崭新的领地朝着富裕的中国人敞开,会有多少人渴望拿到这张护照呢?

  mangazine?名牌:九龙山马会是本次皇家礼炮王者杯马球赛的组织者,这次比赛对中国的马球运动和九龙山马会有何影响?

  吴薇薇(上海九龙山投资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在成功举办了首届国际性质的马球比赛后,九龙山马球俱乐部已经在国际马球圈内引起了轰动,受到了国际马球协会的认可。目前,马会俱乐部一期会所基础设施、首批从澳大利亚引进的马匹、具有专业资质的驯马师和兽医已全部到位,接下来将建设二期会所的基础工程。这次比赛让马球运动在中国的推广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九龙山马会以后还将举办不同级别的国内、国际马术、马球赛,使马球、马术成为中外交流的一个桥梁。

  吴薇薇:马会会员大概有400人。我们的会员分为初级会员、马球会员、马术会员和荣誉会员,荣誉会员可以自己组织马球队。目前80%是初级会员,20%是其他会员,后者大多是外籍人士或海龟。现在我们很多会员是上市公司董事长,一些从事金融和投资行业的人似乎特别有兴趣,一方面他们觉得这是一项很好的运动,另一方面也发现这是一个很好的社交平台,对他们的工作有帮助。此外还有一些北京人, 带自己的马过来玩,因为北京养马的地方多,但没有打球的地方。

  mangazine?名牌:九龙山还有高尔夫俱乐部,玩马球的人和玩高尔夫的人有重合吗?

  吴薇薇:很少,最多20%-30%吧。玩高尔夫的有台湾人、韩国人、香港人、本地人,他们大多把高尔夫当成是身份、地位的象征,用来招待客户,当然也很健康。玩马球的人大多是出于兴趣爱好,有些本身就喜欢马,有些觉得对小孩子好。总体来说,玩马球的人会比玩高尔夫的人更年轻一些,性格也不太一样,而且,马球比高尔夫似乎要更高一个档次。

  从中国首位F1赛车客户到中国首家超级跑车俱乐部,2007年,中国的富豪们开始在赛道上寻找刺激、身份和商机。

  这是夏日里的一天,上海赛车场,在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两辆红色法拉利F1战车先后从维修区里驶上赛道。当然,这不是F1比赛日,法拉利车队也不会千里迢迢跑来中国做测试。坐在赛车驾驶舱中的,是两位法拉利客户,一位来自日本,一位来自中国。

  中国客户名叫甄荣辉,是51job网站的董事长兼总裁,一位忠诚的法拉利客户。今年是法拉利成立60周年大庆,红魔在全球开展了声势浩大的庆祝活动,在中国,甄荣辉代表中国法拉利车主接过了庆典接力火炬。法拉利车主没有一个不是亿万富豪,让甄荣辉与众不同的,不是财富的数字,而是他拥有的这辆独一无二的法拉利。眼下在中国,拥有F1赛车的,只有甄荣辉一人,更不要说他的这辆赛车,还是巴里切罗当年夺得上赛场首站F1比赛桂冠时驾驭的座驾。

  赛车基本保持了原貌,只是根据甄荣辉的身材重新设计了驾驶舱。甄荣辉专程跑到意大利学习如何驾驶F1赛车,不过这一天,初出茅庐的他在赛道上还表现得有些生涩,比之驾驶经验更为丰富的日本客户尚有明显差距。据说甄荣辉买这辆赛车花了1950万,而在中国,可供其驰骋的合法赛道只有上赛道,长5451.24米。当然,他可以选择把赛车运到日本的铃木或者更远的地方去玩。

  今年的上海赛车场变得越来越忙碌,抛开正式比赛和车厂组织的宣传活动,业余团体和个人逐渐成为赛道上的又一拨力量。春天,中国第一个超级豪车俱乐部G1俱乐部在这里举行了首个赛道日活动,会员和特邀嘉宾开着俱乐部或自己的车,在赛道上感受极速带来的刺激。G1俱乐部的创始人陈人德是个标准的车痴,他在英国拥有一支保时捷车队,是保时捷在山东的代理商,新近又拿到了阿斯顿?马丁在中国的代理权,他也是一位业余车手,开过几乎所有超级跑车。

  G1俱乐部的英国原型是F1车手达蒙?希尔在退役后成立的P1俱乐部,主要为外地客人提供出租超级豪车的服务。考虑到中国赛车运动的环境还不成熟,G1在中国还承担起类似文化推广的职责。除了向会员租借汽车,G1还会不定期组织赛道日活动,给会员提供到赛道上感受跑车极限的机会。玩跑车是一件烧钱的事,举个例子,开一辆保时捷或法拉利在上赛道跑一天,一套倍耐力轮胎基本就报销了,一套轮胎的价格是32000元。不过,超级跑车的内涵远远超出一个简单的七位数字,就像一个女人的内涵远远超出她的身高和三围数字一样。G1的首个赛道日活动,居然有客人把悍马开上了F1赛道,实在让陈人德哭笑不得。不过几次活动下来,这种现象已基本消失。

  G1俱乐部的主要运作模式为会员制,目前有七十多位高级会员和一百多位联谊会员:高级会员的年费中包含一定的点数,可以用来兑换用车时间;联谊会员可以参加俱乐部的某些活动,但必须缴纳一定费用,且不享受借车服务。会员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事业有成的企业家,以房地产商居多,年纪大多在三十几岁;一类是富豪的第二代。他们的共同特征是:至少拥有一辆超级跑车。北京地区联谊会员特别多,年纪稍大的他们更多地把G1看作一个社交舞台。G1的汽车舰队阵容堪称豪华:劳斯莱斯、宾利、法拉利、兰博基尼、阿斯顿?马丁、奔驰、保时捷,等等,几乎囊括了所有顶级豪华车品牌。对于真正的超级跑车爱好者而言,G1的魅力在于让他们得到了一个感受不同风格跑车的机会,而且,在不同的地方都可以与跑车相伴。

  在欧洲,诞生之初的汽车本就是贵族们的玩具,是快乐、冒险精神和地位的象征。许多历史悠久的汽车品牌的背后都有一个有钱人和一个汽车疯子的名字,比如劳斯和莱斯。把汽车变成大众消费品的是美国人福特,不过汽车作为上流社会超级玩具的那一面从未消失。F1身上有这样的血统,而在日常生活中,超级跑车或许最好地继承了这个血脉。2007年的中国,马路上的法拉利多了,保时捷多了,宝马、奔驰跑车更是几乎每天都可以遇到,中国的跑车族群正在以几何级的速度扩张。在此基础上,从中国首位F1赛车客户到中国首家超级跑车俱乐部,2007年,中国的富豪们开始在赛道上寻找刺激、身份和商机。

  据说,曾有培训专家教导职业经理人如何向CEO申请约谈:一、如果直接向CEO表示,他需要五个小时来汇报工作,对于惜时如金的CEO来说简直要命,其申请成功的概率与今年申购中石油的中签率差不多,算得上是穷途末路之举。二、邀请CEO打一场高尔夫球,依照高尔夫在CEO中的普及率,成功的概率会陡然提高至五成。一旦申请成功,在那把球言欢的五个小时里,你的五年计划都有可能在挥杆间不经意商定。

  如果说,五年前高尔夫在中国还是上流社会(如果中国存在这么一个社会阶层)的象征的话,那么到今天,高尔夫已经成为上流社会的第一张入场券,最初级的那张。就是说,打高尔夫或许不代表什么,不打高尔夫则说明你离那个阶层还有距离。

  2007年,高尔夫运动在中国的发展称得上如火如荼。首先是职业大赛,尽管高尔夫明星在中国的影响力有限,却并不妨碍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来中国淘金。无可置疑,中国在成为世界高尔夫运动的新大陆的同时,也正在成为明星球手最新、最大的金矿。随着米克尔森登陆2007年汇丰冠军赛,近三年来,世界排名前二十的男子球手至少都来过一次中国。要请动这些大牌的金身,巨额出场费铺路的同时,没有职业大赛的打底,也是无法想象的。

  2007年,汇丰冠军赛等常驻中国的大赛一如既往地举办,而更吸引人眼球的,则是一些新面孔,比如世界杯。对于世界杯,国人并不陌生,1995年,第41届高尔夫世界杯就曾在深圳观澜湖球会举办。这一次,在观澜湖成为吉尼斯世界第一大球会后,世界杯故地重游。不过今日之情势已大为不同,各大巡回赛已将中国市场列为必争之地,有关美巡赛登陆中国的传闻不断,虽然尚未成为现实,但已容不得后来者犹豫。于是,国际高协和PGA国际联盟索性让世界杯“定居”中国12年,大有将世界杯演变成“中国杯”之势。而且还特别申明,在2007年赛事总奖金为500万美元的基础上,赛事的总奖金每年都会递增。此等大手笔,也惟有在中国才可觅得。

  职业赛事是用来养眼和学习的,业余赛事才是形形色色的成功人士们展示自我的舞台。据说在华尔街,用来区分一位成功的投资经理和一位不那么出色的投资经理的一个标准是:成功的那位愿意付出业绩下滑5%的代价,来换取高尔夫成绩提高5杆,而不那么出色那位恰恰相反。不知道陆家嘴和金融街的中国精英们对高尔夫的痴迷有否达到这个程度,不过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他们展现自己的舞台正在迅速膨胀。2007年,中信银行、民生银行、招商银行、奥迪、宝马、别克等品牌组织的业余赛事都将触角延伸至全国,品牌商之间似乎正在进行着某种军备竞赛。以“奥迪quattro杯”为例,2007年是该赛事进入中国的第四年,在为期6个月的赛季中,29场赛事覆盖全国20个城市,吸引近4000名业余球手和奥迪车主投身其中,比去年增长两倍多。

  另一方面,尽管高尔夫规则规定业余球手不准为奖金比赛,并且规定业余比赛的奖品总值不超过500英镑,但在中国,这一规则被“修正”了。中国的业余比赛,一杆进洞大奖为别墅、豪车司空见惯,这个设置虽然多为赚个噱头,其他实打实的奖项同样让外国同行们为之侧目,从洋酒、名表到中美往返机票,不一而足。

  频繁的赛事之外,高尔夫主题旅游成为又一热点。2007英国公开赛在苏格兰卡洛斯蒂球场举办时,其中国的姐妹球场—海阳旭宝球会专程从国内组织会员前往现场观摩助威,并在当地体验纯正的LINKS风格球场,规模达到数十人之多。此外,老球场、瑞士玉女峰(雪地高尔夫)、南非太阳城、泰国、法国比利亚茨、美国加州圆石滩等地都成为国内球友热门探访之所。

  现实生活中的高尔夫热已经深刻影响到人们的观念。由知名咨询公司Henley Centre Headlight Vision完成的调查报告《体育运动的价值》显示,高尔夫与足球、篮球、乒乓球等同时跻身在中国青少年中影响最大的八项体育运动之列,而且,有超过30%的中国人认为打高尔夫可以培养孩子的自信(33%)和决断力(31%),27%的中国人认为高尔夫运动让孩子懂得谦逊。

  或许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观念和“约见CEO”的现实需要,近年来,不少大学和MBA、EMBA课程都对高尔夫情有独钟。北京大学、厦门大学等高校建造练习场场、开设高尔夫课程的做法曾引来广泛的辩论,北京大学的练习场最后不了了之。到了2007年,冒出来的新闻是武汉大学、吉林大学珠海学院成立了高尔夫协会。武汉大学高尔夫协会的发起人如此阐述协会成立的初衷:“我们认为,我们高校要培养的是社会精英人才,或许将来有一天,我们同学中的许多人会走上各个行业或者企业重要的岗位,会有许多与大型国际企业或者国际行业、学术界交流的机会。如果有一天,外宾们约我们打一场球,边打球边聊,就像他们平常在自己国家一样,而我们说,对不起呀,我不会打,而且我们大家都不会打,那将是很尴尬的。”

  争议还在继续,却已无前几年拒高尔夫于千里之外之意,现在,焦点落到了“大学生不宜炫富”这一话题上。无论如何,即便是普通人,对于高尔夫也已经心平气和很多了。而在真正打高尔夫的人群中,它已经是一张无可替代的名片。(腾讯)